FPM | 義大利皮革 | 皮具 | 箱包 | 行李箱

打火入墨刺青師張津唯(Victoria Jin)的Q&A

Q1 看到你曾去過好多國家可以分享一下遇到的趣事嗎

每一趟旅程都能帶來寶貴的人生經驗,在每個當下也都充滿著新鮮及幻想,能分享的趣事太多太多了,而許多趣事的背後也產生深刻的體悟。我在此向大家分享其中一個永生難忘的旅行經驗!

 

在某一次旅行中我來到了中國福建省漳州市南靖縣,我一直對歷史建築深深著迷,因此,當然會想親自一覽被UNESCO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雙圓環土樓—「懷遠樓」的風采。懷遠樓始建於清代,無論在歷史、工法、功能皆令人為之驚嘆!她的輝煌帶來了名氣,可惜的也是因為她的名氣。甫進入景區就被震耳欲聾的嘈雜團客大減了興致,一路走進土樓迎來的是人聲鼎沸、車水馬龍!懷遠樓本就是集合式住宅,歷歷代代皆住著簡氏後代,至今仍有數十戶近百人住在其中,為了生活,居民在土樓內自家門口擺起了攤位,販賣著大同小異的紀念品,因為我極少會前往知名景點,所以對這一幕除了震懾之外也帶著落寞!我無法靜靜地觀察及研究,也很難拍攝到「人」以外的景色。

 

落日時分,遊客漸遠,而原也準備離去的我因心有不甘,回頭再次進入土樓,卻看到不同的景致!那是原本擺著紀念品販賣的居民,收起了攤位上的竹蓆,映入眼簾的是各式鍋盆爐具,原來這些覆蓋在商品底下的就是家家戶戶的戶外廚房啊!小販穿上圍裙後化身為廚師,隨之而來的是香味滿溢的土樓佳餚,那是他們在遊客離開後最重要的一件事,晚餐。土樓裡的我顯得突兀,就是個陌生人在人家家裡閒晃的樣子。晚餐時刻我也餓了,想起景區周遭的餐廳此時也應該是充滿遊客吧?因此我鼓起勇氣詢問了某一戶人家是否願意讓我及同行旅伴付費共進晚餐?這唐突的舉動著實嚇到正在煮菜的阿姨,她委婉地拒絕,表示準備的量僅夠他們一家子!因此我又繼續往前問第二戶人家,這一戶的大姐起先也是愣了一下,後來咧嘴笑了!露出她白白的牙齒說道:「好哇,那我們一起吃飯吧!等等我,我再去剁一隻雞!」我至今仍無法忘記那一刻的畫面,那是一種無可比擬的感動!我們在狹小的空間裡一起吃著土樓大姐自家的料理,聊著我一路走來的點滴,他們也述著土樓的一切及他們所思念在城裡讀書的孩子⋯⋯

在晚餐及飯後茶敘間,其實內心一直持續悸動著,我不敢相信自己來到了「真正」的土樓,一個卸下商業氣息的土樓!這種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及真誠就在此刻輝映著,原來,土樓的美,不在於防禦性建築本身,而是在沒有敵我的人情。最後,離開前,大姐拒絕了我當初說好的要付費用餐,至今我們也一直保持著聯繫,也在後來另一次旅程中又踏進了懷遠樓,並住在懷遠樓這棟世界文化遺產裡面,那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Q2你喜歡怎樣的旅遊方式

 

與其說「旅遊」,我認為「旅行」這個詞更能精準表達我的態度,一種在異地生活行腳模式,這個態度從來都不是「遊」。

 

 

我喜歡在沒有任何目的地的概念下,隨意在廉航網站上訂機票,哪裡便宜就哪裡去,去程、回程也是選擇最便宜的日期,因此整個行程有可能拉長到一、兩個月,只要注意不要與其他機票衝突到即可。然後對旅程沒有任何期待及準備,除了登機當天,每天的生活沒有一絲為了未來的旅行而產生變化,出門前簡單整理一些必備用品,接下來就是登機飛往目的機場了。

 

既然是在沒有規劃下到達了異地,那該怎麼進行接下來的行程呢?這種旅行模式也跟我的人生哲理有很大的關係,我認為「緣分」是人與人、事、物最重要的連結,凡事不強求,緣分到了自然會有適合的安排。到了機場可以叫計程車或搭公車甚至徒步到市區,隨意找間咖啡廳或是小吃攤,坐著感受當地的光線、空氣及土壤,找個頻率跟你有搭上的當地人或是旅客聊聊天,慢慢建立起接下來行程的大方向!緣分隨時在發生,或許會錯過許多網路上旅遊分享的知名景點,這不足惜,因為你也走過許多沒有遊客去過的地方。

 

最常被問到沒有預先安排住宿不會感到不安嗎?完全不會,相反的,預訂好住宿才會讓我感到害怕及焦躁!因為我的旅行模式是無法預期下一站的,假設這個地方我不喜歡,我可以當天就搭火車離開到另一個未知的地點;又或是,我愛上了這裡,或許我就會在這裡探索好多天!倘若已安排好住宿,反而會讓我的整趟旅程綁手綁腳,這個會讓我很痛苦!另一方面,我對於住的方面要求極低,以價格低廉的背包客棧為第一考量。我非常喜歡Hostel,雖然房間只是一個能躺平的地方而已,甚至沒有冷氣,但是在旅行中最重要的是人與人的交流,而Hostel所迎來的客群絕對是與我的旅行模式最相近的backpackers ,這是一個資訊交流非常豐富的地方,就是一本活生生的Lonely Planet!

 

如果要我為我所喜歡的旅行方式下個quote,我想就是「隨遇而安」吧!

Q3曾經為一名消防隊員是怎麼想到要考美術系呢又是怎麼會當刺青師呢

 

2009年我初任公職,服務於新北市政府消防局特種搜救隊,執行火災、其他災害及緊急救護任務,我非常喜歡這份工作,即使離職後我也以曾經為一名消防隊員為榮!但在公務體系數年後,2015年我開始對我自己的人生感到疑惑!我從小就有很多夢想,也很喜歡嘗試不一樣的事物,某一個夜裡,我在心裡問著自己,難道我人生就如此了嗎?此時,我知道我已經產生了職業倦怠!因此,我想起了小時候喜歡畫畫的自己,雖然喜歡,求學過程一路上也都只是念普通學校,並沒有受過正規的美術教育,而後開始萌生了進大學美術系就讀的想法。同年,我順利考取了臺灣藝術大學美術學系,對於再念一次大學,我除了感到興奮,也對未來的藝術養成充滿期待!回想起來,在身兼消防隊員及大學生這個雙重身分真的是力盡筋疲,尤其大一、二時課業極為繁重,常常為了趕畫期中期末作業而熬夜到天亮再去上班,即使如此,卻也甘之如飴!因為我除了工作,還有夢想!

我對次文化一直很有興趣,尤其是紋身。在我從事公職時,身上就已經有許多刺青,這在當時的公務機體制下是非常頑劣的,但是我不認為這有影響到我的消防專業。因為想更進一步接觸刺青文化,所以在大三大四之際,我找了一位知名刺青師,拜於門下當學徒,此時的我身兼三職,消防隊員、大學生、刺青學徒,當時還沒有斜槓這個形容詞,以現在來看真的是多斜槓了!身兼數職不容易,多頭馬車不僅身體不堪負荷,精神上也極為耗弱。而公務員這份工作,想進不容易,想離開也沒那麼簡單!它的穩定,是許多人一輩子所追求的,但我稱它為夢想殺手!在後來我選擇了離職,讓人生從頭來過,大學畢業後,又回到唯一身分,而這個身分是刺青師。

 

我從來就不後悔人生做的任何選擇,我熱愛著消防工作,但它不是唯一!這一切都是人生中的點滴,都是養分,每一個正確或是錯誤的選擇才能夠造就今天。

 

Q4刺青方面的點滴

 

刺青的過程我最喜歡也最重視的是與客人之間的溝通,客人說故事,我聽故事,然後再將這段記憶圖像化,這過程是互相成長的!我們會遇到來自各行各業的客人,每個人也有不一樣的故事,世界之大、知識之廣,而我只會畫圖刺青,所以聽完客人的故事後也要非常用功去查資料,才能讓設計對到客人的口味。因此與每個客人最後都會成為好朋友,除了信任的建立外,也對彼此的生活有一定的了解!所以我常說,刺青不會只是刺青,而客人也不會只是客人。我從來不買廣告、也鮮少在社群媒體發紋身作品,我也不追求追蹤數或讚數,我要的不是一買一賣的商業模式,而是講求緣分!我們若有緣,總會遇到的!

 

Q5你要獨立開店了

打火入墨 Phah-hué Ink是我離開原本的刺青店後所創立的品牌,品牌名稱很芭樂很簡單,假設這個名稱是一幅畫,甚至在抽象派裡會被批評為太直白!但其實這就是我人生職業的脈絡,沒有以前的我,就無法成就今日的我!而且我滿喜歡這個名稱的組成,動詞—名詞—動詞—名詞,或許也帶點文學趣味吧!

 

我是個老靈魂,非常迷戀於老事物,打火入墨 Phah-hué Ink位在台北市泉州街小巷弄裡的逾五十年兩層樓老平房,擺放著許多我所搜集來的老物件,特別是門口醒目的日治時期消防栓,我用這個消防栓來取代庸俗的招牌。店內空間僅能一人做業,且採取預約制,我在老縫紉機改造的桌上畫圖,接待的朋友坐在時代變遷所汰換下來的火車椅上,旁邊立著飛機送餐車改造成的鞋櫃,上面擺著老式收銀機及黑膠唱片,客人坐在臺灣早期的理髮椅刺青,這一切都是我將夢想實現的場景,如此慢步調,如此享受紋身的記憶!

 

未來打火入墨 Phah-hué Ink將往多元發展,我想做什麼,就讓她做什麼!她會是個紋身品牌,也可能會是個設計品牌、潮流品牌,也有可能開課做教學。如果消防員當刺青師這件事都能發生的話,還有什麼不可能呢?

 

歡迎關注

打火入墨FB粉專